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深山愚夫的博客

创建和谐温馨、相互交流的博客平台,珍惜夕阳晚霞、无限美好的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流逝岁月】(一)童年时代 (2)、不该生“我”的妈妈  

2009-03-31 09:44:15|  分类: 流逝岁月(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、不该生“我”的妈妈

俗言道:“爷奶痛的头孙子”这话一点儿也不假。一九四五年正月二十日,当我“哇!哇!”坠地的时候起※1,我的爷爷、奶奶就把我看做掌上明珠,爱不释手。这是我们老庚家第一个出生的孙字辈的人物,又是一个大胖小子,爷爷、奶奶、爸爸、妈妈、叔叔、婶婶六个大人整天围着我转。按理说我是够幸运的人了,但事与愿违,我倒成了一个受尽欺凌与苦难、不该出生的孩子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当我出生六个月的时候,父亲即随抗日的国民党八十二兵站医院再次转移出走,从此渺无音讯。是母亲的一双手给人做针线,纳鞋底,挣一点钱维持生活。这时的母亲也只有十八岁,拉扯着我这个不满周岁的孩子,是何等艰难困苦!好在还有爷爷、奶奶帮忙支撑着,这块天才没有塌下去。

   在我两三岁的时候,当看着街坊邻里家的孩子都有爸爸领着玩时,我就向妈妈吵着要爸爸。开始妈哄我说:“你爸过几天就回来啦。”一天一天地过去了,总不见爸爸面,就经常吵着向妈妈要爸爸。每逢这种场面妈总是把我领到一边,给我讲故事,引开我的思路。故事讲的次数多了,我也就记下一些,如“雷打张继宝”啦、“包公铡陈世美”啦……等等。一次讲“安安送米”,说的是安安的父亲又娶了一房小老婆,虐待安安母子,无奈安安母亲出家当了尼姑的故事,当讲到“安安他妈撒谎说要‘解手※2,就一头钻进玉米地里,丢下安安去庙里当尼姑时,”妈妈随即流下了眼泪。我用纤柔的小手,擦去母亲脸上的泪水说:“妈,你不哭,我不让你解手,我也不让你去住庙,你到哪我就跟着哪。”妈哭得更厉害了。从那时起,我就寸步不离妈妈,生怕妈跑了。多少次睡梦里发现妈妈不在,哭醒后紧紧搂住妈妈的脖子不放手……。就这样又过了几年。

一九四九年下半年爷爷去世后,果不出母亲所料,一九五零年六月,父亲领了一个女人※3回家了。这下可热闹了,家里闹成一团糟。父亲铁了心要留下我,撵我妈一个人走。其实这是根本办不到的事情。此时我已经六岁,懂事的多了,在我心中永远割舍不掉我和妈妈的母子之情。为此,父亲和那个女人对我软硬兼施,都无济于事,我硬是不接受这个事实。也因此记不清我挨了多少打、受了多少苦……。

再说,奶奶也是不会答应的。因为,叔父、婶婶跟前当时没生孩子,两房就是我一个“宝贝疙瘩”;父亲领回的那个女人,也明显不可能生养孩子的。如让我母亲走吧,我就要跟着走,岂能让老庚家绝后不成?这样我就成了父亲、母亲之间矛盾的一个重要“筹码”了。

可就真苦了我妈了,每当看到父亲和那个女人无缘无故地打我时,就像割了她身上的肉,总是扑上去护着我。他们越是这样,我也就越发坚强。一次我实在是受不了他们的虐待,就跟母亲说:“妈!我们走,当乞丐讨饭我也不蹲在这个家了。”妈哭着跟我说:“娃呀!这个家我也是蹲的够够的了,可我怕我们在外边,把你拉扯不大呀。”就这样我们母子俩整整哭了一个晚上……。

为了“把我拉扯大”这个信念,母亲不知是挨了多少打,受了多少窝囊气,承受了正常人难以承受的苦难与折磨;为了这个信念,母亲不知多少次想结束自己一死了之,而从死亡边沿线上折回了头;为了这个信念,母亲不忍心撇下我,跳出这个难以煎熬的火坑,才母子俩互相支撑着,过着相依为命的苦难生活。……

在当时的情况下,我们这个大“家”也就再也支撑不下去了。在奶奶的主持下,分了家。叔父母分了西边一间房;我和母亲分了东边一间房;奶奶住在原来的厨房里;堂屋是我们三家的公用厨房,每家搭一个小灶。父亲和那个女人在街上租了一间房,开了个私人诊所并在此居住,每天回来吃饭。就这样一个好端端的一个家,便四分五裂地解体成各顾各了。

一九五零年,全国都解放了。然而,我和母亲仍然处在“水深火热”之中,母亲也就自然成了伺候他们的丫环、侍女了。

现在我才知道,我妈当时真的不该生我,在那个年代里,我来到这个世上的确是一个多余的人。否则,母亲当年跟父亲一起出去,也不至于遇到另外一个女人,也不会闹腾出后来一系列的事情来。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流逝岁月】(一)童年时代  2、不该生“我”的妈妈 - 蓝天 - cctvby的博客   【流逝岁月】(一)童年时代  2、不该生“我”的妈妈 - 蓝天 - cctvby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五四年的母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九零年的母亲

待续......

 

※1  1945年正月二十日,我出生在商南县城关镇西关村西巷陈文正院院内的。

※2 “解手”,当地方言上厕所的意思。

※3  父亲领回的那个女人叫王玉琴,河南郑州人,是父亲从妓女院里赎出来的。一直到1966年文革期间,“破四旧、立四新”时,才与父亲离了婚。后又改嫁一位丧偶老干部。于1998年病逝。

郑重声明:因本人不慎,无意中将部分朋友的留言及评论删除,再次表示歉意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