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深山愚夫的博客

创建和谐温馨、相互交流的博客平台,珍惜夕阳晚霞、无限美好的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流逝岁月】(二)学生时期 (中小学阶段) (17)“自卫”挨批  

2009-09-11 13:42:19|  分类: 流逝岁月(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7)“自卫”挨批

1957年4月苏联地质专家克拉布尼里克夫,随同国家地质部地质普查队来我县普查探矿,我才有幸第一次见到了外国人。那几个外国人高高的个子,大大的鼻子,红红的脸庞,黄黄的头发,身材高大魁伟,不像电视剧里潘长江扮演的日本人,短粗矮小。打那以后,时间不长就陆续在我县曹营金盆、松树沟等地开采镍矿、鉻矿。随即一大批地质工人就蜂拥我县,绝大部分工人都是来自东北的。小小县城一下子拥挤热闹了起来。

我们学校各年级也增加了一些新同学。刚开始他们都是随父母在城里租房住,上学、放学总避免不了会走在一起的。这些从外地转来的娃总是有十几个人一起,虽坏,但又很合群,上学或放学时,总是站在河边拿着石头,等我们踩着石列过河时,砸我们一身水,弄得我们一身湿。我们总是让着他们,我们好多同学,尤其是女同学,总是站在河边,等这一伙人走了,才敢过河。有一次,我刚要过河,他们就开始砸水了,我只好退了回来,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,顺手捡了一个石头,向对岸甩了过去,只见其中一个同学抱住头“哇!”的一声哭了起来。不好!打住人啦,我撒腿就向学校方向跑。一上“王八坎”,回头向后一看,他们十几个同学全过了河,齐刷刷的涌了上来,穷追不舍,我只好一头钻进学校,寻找藏身的地方。这时我发现了那个炼铁炉,我扭身从土炼铁炉的下口勉强的钻了进去,又一想,不对,让他们发现了,不就是“瓮中捉鳖”非把我打个半死不可。出去吧?不行!来不及了。我急中生智,两腿叉开,蹭!蹭!上到了炼铁炉的半腰,心想,只要他不往上看,就发现不了我。我一动也不动,静静的等待着。不一会儿,乱七八糟的脚步声进了校门,这个说在这,那个说在那,扑通扑通的脚步声从铁炉旁走过,一个同学将头伸了进来,说了一声:“没有!”就退了出去。脚步声渐渐的远了,这时我才松了一口气。但仍不敢出来,约摸过了半个小时,外面一点动静也没有了,才悄悄的溜出了校门,顺堰渠小路绕道回了家。一连几天,我都不敢从那一条路走,生怕遇到那一伙认出了我,就没有我的好果子吃。

又过了一天,是一个星期三的下午,全校师生在学校操场听报告,最后一项由学校工会主席卢老师宣布了一项处分决定:“初中二年级甲班xxx同学,谩骂我们苏联专家,扬言要用火烧死我们苏联专家,……性质十分恶劣,除批评教育外,记大过处分一次,以观后效。”随后又讲到:“我们还有一名同学,在放学的路上,用石头打我们的工人阶级的子弟,同样性质十分恶劣,希望这位同学下来后能够主动承认错误。”我的脸刷一下子红了,知道是在说我的。在那个年代里,不就是这样吗!二年级的那个同学,就是和几个同学在一起烤火,有个同学个子高高的,头发黄黄的,大家都说他像个苏联人,唾了一口痰到火里,这个同学顺口说:“看那!把苏联人烧死啦!”就是因为开了一个玩笑,受到学校的处分。

会后,我经过了反复的思考,心想,难道工人阶级的子弟就高人一等?而我们农民子弟就低人一等?。我自卫还手扔石头这件事,虽然学校知道,但不知道是我,从地质队转来的学生也不认得我,我完全可以不理它。但少年的坦诚和直率占据了我的心灵,于是,我利用晚自习时间,找到了学校教务处的卢老师,主动的讲了事情的经过,并诚恳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。卢老师为我的诚实所感动,虽然对我进行了批评,还让我写了一份检讨,学校却再也没有说什么了。打那以后,我从这件事中得到了教训,一遇到矛盾即将激化的时候,就想到“后果将是什么?”想法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来就算了。遇到事情冷静对待,不激化不回避,宽容化解,它引导着我走向社会走向人生。

待续.....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