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深山愚夫的博客

创建和谐温馨、相互交流的博客平台,珍惜夕阳晚霞、无限美好的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《老泰山家里的那些事》  

2018-03-08 07:15:48|  分类: 流逝岁月(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老泰山家里的那些事》

编者按:老岳父、岳母离开我们已有二三十年了。每当我想起他们时,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,一幕幕的往事总是像过电影一样地展现在眼前……为了使这些亲情不至于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后人所遗忘,为了使这血浓于水的情感痕迹不至于被历史尘埃所湮没,我仅将记忆中老泰山家的那些往事残片记录下来,旨在留给后代亲人及孩子们的记忆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爷爷的厨艺

岳父家就住在离我们家不到200米的文化组,大集体的时候和我们后营组是一个生产队,也是一个人丁兴旺的大家族。爷爷(杨克宽)※1出生于十八世纪八十年代末,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离世,一生精打细算、勤俭持家,靠自己勤劳智慧的双手,把一个家庭经营地顺顺当当、富富裕裕。听老辈人说,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爷爷除了种好自己的庄稼庄稼外,还学会了一手特好的烹饪技艺。爷爷很有心计,经他做出的饭菜、席面色香味美、人人称绝,在这小小县城里很有名气。当时县城里东街袁家、南街宋家、西街赵家杜家等大户人家,哪一家有红白喜事、人客往来需要招待的席面,全由爷爷一手操办,客人满意、主家高兴,爷爷也就多得一些赏钱。爷爷就将这些钱积攒起来盖房、买地。据说,县城南关盖有3间大瓦房并开有饭店,东关还有4亩秧田、3亩平地,日子过得挺红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富裕中农”的来历

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,一场土地革命运动席卷全国,打土豪、分田地、阶级成份划分,一时搞得热火朝天,土改工作队进村了。

岳父家的阶级成分怎么划?这下可难坏了工作队。按当时的政策,有田、有地、有房,农忙时还要雇工,也就是说有资产、有剥削,划为地主成分都不亏。可就是岳父这个家情况十分特殊,这还要从头说起。爷爷晚年得子,33岁那年才生下岳父,一直娇生惯养,已经二十几岁,染上了赌博的恶性,拉下了一屁股赌债,无奈只好卖地卖房还债,赶到解放前夕,外面的地、房全卖完了,仅剩下城里的一点房仅够住别无所有。这种情况该怎么办?工作队决定他家也没有东西可没收的,没收地主的财产也不给他家分,就给他家定为中农吧!这时平常嫉妒岳父家的几个邻居指手画脚地说:谁叫他们家平时生活那么好,划个富裕中农吧。就这样背下了一个“富裕中农”的黑锅,一背就是几十年,这中间岳父为此站过会场、挨过批、进过集训班、学习班受了不少的苦,家庭子女也因此受到不少的牵连,直到1978底才彻底甩掉了这个黑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高领导的三顿饭

1959年春,时任西北局第二书记、陕西省委书记张德生来商南视察,下榻商南县委招待所。享有商南名厨的爷爷被邀请到招待所为其下厨,仅做了三顿饭,早餐是商南的红薯糊汤,爷爷将我县产的红薯,洗净削皮,切成大小相等的薯块,另将糊汤粉用水淘一下捞起糠皮,滤去苞谷面粉后下锅,稍煮,下薯块,煮熟,配四个小菜即成。第二顿是主餐,利用商南本地特产,进行煮、炸、蒸、炒,做了一席“油蒜台”。第三顿便餐,食材采用山中现挖的山药,熬煮的山药糯米粥,小笼包子配几个小菜。三顿饭下来赢得了省上领导的高度评价,真正做到了色香味美、廉价实惠,尤其是粗粮细作、食材选配都有独到之处。张德生书记赞口不绝,硬是要把爷爷带走,做他的私人主厨。爷爷当时可能考虑到家里一大摊子,老的老、小的小,说啥也舍不得离去,婉言谢绝。临别,张书记还一再叮咛爷爷要好好考虑一下,能行的话直接给他联系。多好的机会呀!爷爷放着福不会享,去了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嘛?也不至于紧接的三年困难时期饿的死去活来,唉!可能这也是爷爷的一种活法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岳父母肩上的担子

随着时间一日复一日、一年复一年的推移,爷奶年纪也越来越大了,整个

《老泰山家里的那些事》 - 蓝天 - 深山愚夫的博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《老泰山家里的那些事》 - 蓝天 - 深山愚夫的博客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岳父母

家庭的重担全部落在老岳父(杨秀亭)、岳母(阮秀珍)※2肩上。所生的三个儿子、四个女儿姊妹七个像梯子挡一样,一个高一个的排列着。我们家的那一口子是杨家的大闺女叫杨桂花、老二杨惠民、杨桂珍、杨建英、杨尚民、杨桂琴、杨玉民(按顺序排列),最小的儿子是1963年我已经和他大姐订婚以后生的,再加上四个老的11口人的大家庭,照天每日起来要吃、要喝、要穿衣、子女要上学……这一切全压在岳父母肩上,让他们简直是喘不过气来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960年三年自然灾害困难时期,更是雪上加霜。在人们都在啃树皮、挖草根艰难度命的特殊时期,岳父家果断地决定先变卖家具换取粮食保住命再说。一时间就将家中的大柜、小柜、箱子、桶等凡是能换取粮食的都换了粮食,记得岳父将一担睡柜卖给龙窝一家只换取了一斗苞谷(40斤),不长时间就将家中的家具基本上换取一空。最让人痛心的是记得有一天,家中实在没有家具换取粮食了,岳父跑到大女儿跟前含中泪水说:“大女子!家中实在没有办法了,把你里面穿的那件绒衣给我,我拿到北山换点洋芋回来渡命。”懂事的女儿二话没说跑到房里脱下了绒衣交给了父亲,结果只换了一斗洋芋回家。一时间全家总动员,爷爷70余岁还在担大粪、挖地、种菜,姊妹几个全部下地沟沟岔岔挖野菜,大姊妹几个还要砍柴供灶,细想起来当时不知道是怎样度过来的。

1963年情况逐渐稍有好转,我们也已经订婚,岳父家的一些活我也有机会帮把手,拐磨、弹碓、担水、挖地、担粪见活就干,最多的是每次岳父砍柴,我总是要接他一肩,三二里的、十数八里的、最远接到稻田坪。后来,几个大姊妹该出嫁的出嫁了、该结婚的结婚了,该分家的也分了家,日子逐渐好了起来。不幸的是爷奶先后去世,岳父也于八十年代初离我们而去,只有岳母一直生活到1996年才驾鹤仙游去了西天极乐世界,虽然他们离开我们都已经几十年来,至今想起他们还记忆犹新。细想起来他们那一代人太苦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家庭崛起的希望

“梅花香自苦寒来”。经过艰苦环境地磨练,老泰山家里的几个孩子们,一个赛似一个的站了起来。就拿儿子老大惠民来说吧,因其是老大,所以就他吃得苦最多,受的罪也就最大,小小年龄就跟随父亲一起为了家庭生计而奔波,砍柴、担粮、还要参加生产队劳动挣工分,简直就是父亲的一个小尾巴,父亲干啥他干啥……成家了、立业了,也分家了、社会政策也更好了,脑子好使的惠民就更有了发挥能量的空间。他一边开着大东风拖拉机,一边就又办起了印刷厂,印刷厂见效后,就又办起了瓶盖厂,瓶盖厂还在办,那边却又办起了商南县首家防盗门加工厂,防盗门刚起步,他却又在筹备商南县第一家烤漆房。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前迈进着,效益也有了,上缴利税也可观了,厂子也就越办越大了,光安排下岗就业人员就有好几 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老泰山家里的那些事》 - 蓝天 - 深山愚夫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1988年 杨惠民一家

十人。一时轰动全县,乡镇企业家、劳动模范、先进工作者等各种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头衔纷沓而至。参观的、学习的络绎不绝,一会这个领导要来视察,一会那个领导要来指导工作,领导要接待、联系业务要应酬,简直成了焦点人物。也就在这个关键时刻,病魔悄悄地侵入到这位年富力强的厂长体内,他带病坚持工作。病情一天一天地加重,但惠民想到的是家庭、想到的是子女、更想到的是全场几十个工人的生活和他一手创办的企业,最终还是累倒在工作岗位上,从此也就再也没有爬起来。

二哥(排行老五)杨尚民,结了婚、分了家,独自创业离开了家,在北城

后文化队的居民点里盖起了一院房子,生活过的很舒坦。小弟(排行老七)杨玉民,办起铝合金修配厂,人缘好、办事活道,不几年盖起了一座三层楼房。

再说其他四个姊妹(见扉页彩图),大姐杨桂花嫁在后营队庚府,二姐(排行老三)杨桂珍嫁在西巷队余府,三姐(排行老四)杨建英嫁在本队刘府,小妹(排行老六)嫁在西关苏府。姊妹七个哪一家都是人丁兴旺,都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大家庭,有着自己的一片天地,过着甜蜜滋润的日子。如若苍天有灵的话,一定会让老泰山家几位离去的在天之灵感到欣慰。    

《老泰山家里的那些事》 - 蓝天 - 深山愚夫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11年杨家姊妹合影

 

 

※1 爷爷杨克宽,1889年出生,属牛,1971年离世,终年82岁。本姓陈,是抱养县城东街陈姓舅家的儿子,故与陈家是亲戚关系就由此说起。奶奶阮美玲,过凤楼镇县河口村人,

 ※2 岳父杨秀亭,1922年出生,属狗,1983年离世,终年61岁。岳母阮秀珍,1923年出生,属猪,1996年离世,终年76岁。与奶奶侄女关系,俗称侄女随姑,10岁离家做了岳父的童养媳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